人物

精彩待续—访统一企业集团人资长 徐智明(Winson Hsu)

发布时间:2018-04-03 17:13  来源:智享会  阅读:558 次  返回

在台湾,法定退休年龄是65 岁,Winson 再过几年即将迈入这个阶段。但年龄在他看来仅仅是数字,前段时间他还和前金光同事聊起到他父亲老家河南郑州创业的想法。之前若不是因为考虑到税收方面的问题,他差点就接受了“玻璃大王”曹德旺董事长的力邀,出任世界最大汽车玻璃生产商之一——福耀玻璃集团的副总裁暨海外事业部总经理。

在这次来上海的飞机上,他碰到一位90 多岁高龄、身体硬朗的老人,和对方攀谈了几句,不由心生羡慕、充满敬佩之情。“如果我到了90 岁,还能到处走动,还能思考,还能做很多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我大概是不想退休,其实劳碌命没什么不好。”他笑着说。


2.PNG


管理与人性

几年前,“玻璃大王”曹德旺董事长邀请Winson担任福耀玻璃集团副总裁暨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看中了他身上强烈的企业家特质和出众的企业经营管理能力。这可能得益于他在职业早期服务过的台湾福懋建设集团这家公司。

福懋在他加入时还是台湾高雄一家初创型的房地产公司,总规模不到50人。“这是我待过的规模最小的公司,却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非常值得一提的公司。”

一开始Winson加入福懋做人事暨法律事务管理,在后来近十年中慢慢涉及了除工程设计之外的所有职能。加入之初,公司的创始人和他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出头,两人都有成就一番事业的抱负,有着惺惺相惜的默契,对于很多事情的处理和决策,对方都给了他很大的空间和授权。

当时学法律出身的Winson经常参与房地产开发前期阶段和地主的谈判以及土地买卖合同的制定。有一次,公司准备买下一块土地用以商业开发,但这块土地有四个部分组成,分属四个不同的地主,而法律对土地面积和楼高有严格规定,若这块土地缺少其中一部分,比如公司花四分之三的钱但楼层达不到原计划的一半,这显然会让公司效益大打折扣;与此同时,公司也担心在与四位地主谈判过程中,若其中一方突然反悔,公司不仅收不回已经付出去的几百万定金,也让整个项目功亏一篑。因此,公司面临一个从未碰到过的、甚至在行业中都少见的难题:如果要买这块地必须四个地主一次性拿下,同时也要控制和规避任何一方突然变卦对公司造成的巨大损失。

当时Winson负责谈判和订立合同,他设计了一份预订合约,在里面附上了一条特殊条款:若四个地主中任何一方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签约,则已签订的合约失效,定金退回。“对于公司来讲能够最大程度降低风险,对于地主即使最终定金退回也不需要支付利息,也不吃亏。”然后他和四个地主逐一谈判,最终帮助公司顺利拿下了这块土地,而他当时设计的预订合约在90年代初的高雄地产行业实属“破天荒”的举措,成为了行业中合约设计的经典范本。

在福懋,Winson也有一段时间从幕后走到台前,负责客户服务,直接和不同背景的人打交道,处理不同的利益诉求。人性的复杂和沟通能力成为当时他最大的学习和领悟。

“我大部分职业上的技巧是在福懋这几年中慢慢摸索出来的,这些东西沉淀下来,成为脑中的know-how,让我在后面的职业生涯中受益很多。”后来工作中很多问题的解决都是得益于在福懋积累下来的对管理和人性的理解和把握。

包括他到大陆任职金光纸业集团总部全球CHO时,曾发生一家工厂由于工人要求调薪而罢工的事件。事情一发生,集团当即派人介入。Winson给了负责处理这次事件的同事四个指令:“第一先去调查一下当地工厂的薪资水平和调薪水平;第二到车间去,如果有人在骂公司,你要骂得更凶,这些人往往是工人中的意见领袖,如果有很多人围上来你也不要怕;第三要跟这些意见领袖吃饭,而且一定要跟他们喝酒,在喝酒的时候,罢工真正的原因会浮现出来;第四调查清楚工厂同事的网络关系,结果发现一千八百多号人的工厂,竟有高达八百多位员工有着亲属关系。正因为事先做足了功课,所以我们才可以对症下药。”最终这次罢工得到平稳解决。

Winson也曾带领团队处理某地工厂关闭后的工人补偿事宜。当时制定的工厂关闭和补偿方案为:工厂在正式关闭前一年停工,工厂在这一年中每月按最低工资发给员工,同时允许他们在外面兼职以平稳过渡,正式关闭后根据法律规定的补偿月数以停工前每月平均薪资为标准补偿给员工。在此基础上,Winson他们还设计了配套奖励机制,以表达公司最大化补偿的诚意,但这笔补偿并非一次性发放,他们制定了一个策略:在停工前一个月或以上签署协议的,额外奖励8个月工资;提前15天但不到一个月的,奖6个月;提前10天但不到15天的,奖3个月;到一个月到期还未签署的则无奖励。方案一出受到了绝大部分员工的欢迎,但仍有个别员工产生了犹豫,他们在最后在到期前两个星期派代表找到Winson表示愿意签署,但希望能提高按规定只有3个月的补偿奖励,Winson表示仍然可以按照8个月的奖励额度,但唯一条件是对方必须说服剩余所有还未签署协议的员工签署,否则无效。最终事情顺利解决。“其实每个人的8个月额外补偿都是在公司预算内的,但让员工去说服员工会比我们去做这个工作效果要好很多。我的出发点是解决问题、顺利让工厂停止运营,而非斤斤计较,员工想要的是获得尽可能多的补偿,最后皆大欢喜。”

“不要把简单的事情搞砸”

Winson在2007年来到上海,加入金光纸业集团,担任总部全球CHO。他与这家快速成长的企业携手七年,真正体验了一把“时光飞逝”的感觉。“有的时候一早进公司,一直到中午早餐还原封不动放在桌上,就变成了午餐……有时开完一场会出来,不知不觉一口气喝下两瓶矿泉水……”但他似乎很享受这种忙碌,还有忙碌背后带来的充实感和看到成果后的成就感,比如上文提到的处理起来颇为棘手、敏感的问题,又比如他成为“猎头的猎头”,将国内外众多资深猎头招入麾下,成立全球招募中心,完善了金光全球范围内高级管理人才梯队建设。

他在工作中有自己的一些小习惯,比如在记一件事情,他会用很多种方法提醒自己。“首先我会记在手机上,我的手机和电脑同步,也就是说同时会有两台设备提醒我;另外每天下班前,我都会在纸上按事情的轻重缓急列出我明天要做的工作,做完一项划掉一项。另外,对于老板交办特别重要的事,我还会让我的秘书提醒我。”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不会忘记别人交代的事情。

他在工作中不是很喜欢写邮件,认为它不是一种最高效的沟通方式。“我的观念是,你现在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就赶紧去做,因为可能做点别的事情你就忘了。我常常讲,可以当面沟通的不要打电话,可以打电话的就不要开会,可以视讯会议的就不要出差,就这么简单。”

他对细节的追求几乎到了极致的地步。有的时候帮领导安排约见一名分公司CEO级别的候选人,他除了用邮件通知对方,也会用短信、电话、社交媒体等一切可以联系到对方的方式定时提醒。“我觉得这是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我必须要这样做。你想想看,一个管500亿美金的老板要见一个人,他的时间很宝贵,如果候选人就是因为某些问题导致没有收到见面信息而浪费了老板的时间,你有什么理由去解释呢?安排一个人跟老板见面,坦白讲这不需要什么高深学问,也不需要超高的技巧,只有一个东西,就是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和用脑。”

这背后其实蕴含着一个他在职场中处事的观念——“千万不要把简单的事情搞砸”,这也是他经常和下属强调的一点。“我们经常会从一些细节或小事情中评判一个人。在简单的事情上犯错会让人觉得你做事非常不用心,这样的印象会在别人心中无限放大,今后重要的事又如何敢交代给你呢?所以何必要因为一些简单的事情而付出这么高的代价。”


3.PNG


“我大概是不想退休”

在这次来上海的飞机上,他碰到一位90多岁高龄、身体硬朗的老人,和对方攀谈了几句,不由心生羡慕、充满敬佩之情。“如果我到了90岁,还能到处走动,还能思考,还能做很多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我大概是不想退休,其实劳碌命没什么不好。”Winson对很多东西有浓厚的兴趣,喜欢思考和尝试。来上海工作后,他还自学了汉语拼音,学习阅读简体字。

坐在眼前的他侃侃而谈,言语和肢体动作中散发着年轻人的活力和纯真,实在让人很难联想到他快届耳顺之年。

年轻时他疯狂地爱上了电影。上大学的时候他把每月一半的生活费花在看电影上,没课时成天泡在学校电影系的影剧院,从早上十点一直看到晚上十点,回去后一一写下观后感,然后在脑中像导演一样对剧情结构进行重新编导设计。

他也爱看书。随着年纪渐长以及知识涉猎到一定程度,他对看书这件事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比如年轻时可以有目的地去选择要获取的知识。“我觉得人一生要看的书,首选医学健康类的书,我常说健康是1,其他东西都是后面的零,没有前面的1,横竖都是零;排第二位的是财经管理类的书,教你如何赚钱和保值,还有就是法律类的书,告诉你怎么保护自己的财产、维护自己的权益。”

现在他更喜欢不带目的地去看书,什么题材都涉及。在上海工作和生活时,由于书价比台湾便宜很多,他闲下来最喜欢做的事便是买书和看书,那时打折买的一本关于动物学的书画册他至今爱不释手,后来回台湾时他的书打包了近13箱,占了行李的一大半。前段时间他研究起了AI、Amazon Echo亚马逊语音助理Alexa和无人商店,相比于对技术本身的关注,他思考更多的是技术进步可能给社会带来的冲击―恶化失业与扩大贫富差距的问题以及个人在这种情势下如何存活和调整等。

Winson还有一个身份是法学博士。如今他每周都会空出4个小时到高校教书,延续他一直以来对法律和教书育人的热情,也让自己在和年轻人相处的过程中对当下的新资讯和新趋势时刻保持敏感度。教书也让他有机会将过去30多年在职业上的所学、所得做个梳理。他在学校主授劳动法,班上在职人员和在校学生各占一半,讲课时他会将法律理论和自己以往的人力资源管理实践融合在一起,深入浅出,在学生中很受欢迎。

除了教书,他还有退休后到内地创业的打算。就在采访前的一段时间他还和前金光同事聊起到他父亲老家河南郑州发展事业的想法,对此跃跃欲试。

喜欢“折腾”的他也有放空自己的时候。每次来上海他都喜欢住在中山公园附近的贝尔特酒店。他很喜欢这家酒店位于一楼的临街休息区,这个地方小而精致,晚上就变身为小酒吧,有很多外国人在这里喝酒,Winson没事也会来坐一坐,看着窗外车来车往,窗内灯光幽暗、人声嚷嚷,享受氛围中的温馨和自由。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