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两海学记 与大师同行系列六―像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一样去回归

发布时间:2018-01-30 10:37  来源:《HR Value》No.43  阅读:785 次  返回

文/ 李海俊(Edward Lee)

“我们与大师同行”系列文章今年总共六篇,前五篇的主题分别是“ 慧创”、“ 践行”、“颠覆”、“管理未来”和“玩耍”,作为本年中最后的一篇,我们需要对整体的管理智慧来一个回归,回归到管理的本质,即管理不是金钱而是人性。有一位大师一直引领着我们达到这一目标,他就是查尔斯? 汉迪(Charles Handy)。

查尔斯? 汉迪如今已近90 的高龄。作为伦敦商学院的创办者,他被FT 称为欧洲屈指可数的“管理哲学家”,是仅次于彼得? 德鲁克的管理大师。在我们看来,德鲁克重在管理学的奠基与实践应用,而汉迪是管理学本身的抽象与升华 ―― 哲学化,两者是XY 轴的互补关系。作为大师中的大师,BBC 请他在《大师论大师》一书中总结世界顶尖管理思想家的工作和思想。

查尔斯致力于解析与融合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人在组织中的关系、人与人在商业中的关系以及人与人在社会中的关系。他认为尽管世界会改变,但人性不会,这是他始终努力探究的方向。他融合了市场经济、企业文化与人道观点。相对于倡导组织营利,他更是在大声“鼓吹”对人的尊重,因此也被誉为上世纪“最具创见的组织行为大师”。

在《空雨衣》中,他这样写道:雕塑公园里一尊雕像:一件无人穿的雨衣……那天上午,我参观了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总部, 穿行在一排又一排的隔间、一间又一间的办公室之间,我感到那里的人们正处于“危险”之中,那就是为了他们的组织角色而牺牲掉自己的个性,也许他们(就像空雨衣)只是些无名的“角色扮演者”。他们并不理解什么是组织,或者组织是如何运转的。这样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人们工作得不开心,也没有效率,而且往往会失败。甚至有时候组织会成为禁锢人类灵魂的监狱,我们身处的商业组织的本质还是经济,我们并非是基于人文来打造一个组织的。包括查尔斯自己在壳牌公司工作时就经常会有这种体验,典型案例就是当时公司总部给他规划的最高职位是某国公司的CEO,这在他看来毫无价值,因为不要说到时候公司是否存在,连那个遥远的国家都可能不复存在。人们除了组织角色,还需要了解组织,追寻自己人生的目标。

如今互联网下的组织,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来安排工作,随处可见的远程协作可以跨越千山万水,不再需要把所有相关人员都集中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来完成工作。后果是管理员也因此无法直接看到你的员工并与他们面对面交谈,那么必须加倍努力地思考如何组织、控制他们的工作,以及如何给他们合理报酬。

如上的一切,都是需要去探索人与人的关系,并解决好这些问题,这不是简单的物物相联,是一个人连着一个人形成的组织, 一个组织连着一个组织形成的社会的问题, 是管理者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查尔斯认为,既然科技允许人们在远离组织的较小单位中完成工作,何不直接购买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而让他们自己去安排自己的时间呢?这样就能省去很多琐碎的监督工作,省去对下属的监视,况且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还都离得很远,且组织能够节省办公空间、养老金和其他福利,以及用于管理的时间。总之,我们可以把很多为我们工作的人和群体看成是供应商而非雇员,这样可能对双方都有利,这在《大象与跳蚤:自由个体与大企业的共存之道》中有详细的论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三叶草组织(Shamrock Organization) 概念诞生了,这种组织由三类工作者组成:


核心人员
外包人员
自雇工作者

1.JPG

图一 三叶草组织架构

如果需要为三叶草再加上一片叶子的话, 那就是让客户承担工作。小米即是这一类的典型。但由于小米并不向那些贡献“脑洞智慧”的粉丝直接支付报酬,故这第四片叶子,我们一般不放在组织正式的组成部分中。查尔斯认为后两种工作者应该把自己看成拥有独特的组合式工作者,所以他们并不完全依赖于某一种收入来源,而是同时拥有若干个“工作、客户和工作形态”。查尔斯率先提出了这一概念,并逐渐流行开来。在实践中, 三叶草的架构也会面临挑战,就是管理不同的叶子需要不同的机制与方法,这显然也提升了管理的复杂度与难度。因此,专业核心是组织网络最关键的中心,建立并管理好这个核心,才能纲举目张。

上升一个层面,对于组织对社会的影响, 查尔斯同样感到担忧。因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黑暗的“森林”里,为周围的事情感到困惑。我们可能比从前更努力地工作,并且也变得更富裕,但却比以往更不快乐;生产率提高了, 但这通常意味着更少的人在付出更多的劳动; 而对于那些不再被组织需要的人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而对于那些要比以往更加努力工作的人们来说,也经常不是什么好事。人类的寿命更长了,拥有的时间也比以前更充裕了,但我们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打发这些时间,特别是一旦组织不再需要我们工作时,我们就会更加不知所措。这世界太让人困惑了。

他认为,今天的社会是非理性的,未来将是“非连续性的突变”时代,要想雕塑未来, 就必须大胆地设想那些“不可能的事”,即用非连续性的颠覆思维来应对,尽管有时看起来很荒唐。查尔斯与萧伯纳有着类似的想法,即“进步有赖于非理性的人”,所有的进步都来自于“非理性”的人。理性的人会改变自己以适应世界,但非理性的人却会设法让世界变得适合他。我们若想要达到不同的结果, 就必须依靠非理性的人。

他预言,在实践过程中,有三类新型组织类型将最终胜出:

1 以重要管理人员为核心建立起来的组织形式,其外围是公司外的承包商和兼职人员, 他取名为“三叶草组织”。以这种组织形式组建的未来公司将类似于现在的咨询公司、广告商和专业合伙人。

2 联邦式结构,中心部门只考虑长期战略问题,单位和部门在保持共同团结的前提下各自独立运行。

3 “3I” 型。“3I” 指信息(Information)、智慧 (Intelligence) 和想法(Ideas)。“棋高一着的组织已经认识到不能简单地把他们头脑聪明的员工定位为员工或经理,而是把他们定位为个人、专家、专业人员、管理人员或领导。所有这些人以及组织如果想不落伍, 必须全身心地坚持学习。”

通过如上方式的工作者分类,我们的组织更为精炼,而不是精简;更为高效,而不是官僚;更为灵变,而不是臃懒。公司的核心管理者人数减半,每人的薪金加倍,产量成为3 倍, 便是一个公司的生产力“P” (productivity) 或利润“P”(pro_t) 之所在, 用公式表示就是:P=1/2×2×3。组织提供了更好的工作和高薪,但同时要求高绩效。

查尔斯善于融合不同的管理文化,并称之为“文化合宜论”。为了让文化更容易理解, 他总结出四种不同的管理文化,把它们比作四个希神:阿波罗、雅典娜、狄俄尼索斯和宙斯。他提倡以文化为始,带动管理,以管理发展文化,以此循环。个体与组织并重、道义与利润共存,自由与正义平衡。这一论调并非是假慈悲,或仅为弱势群体代言,而是站到组织与个人平等的层面,通过因势利导实现共同的目标。

我们不妨重温一下这个故事:艾森豪威尔接任美国总统前,还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校方求教一个校园惯见问题―― 如何禁止学生践踏学校大门与图书馆之间的草地?艾帅问:为什么学生践踏草地?答案很简单 ―― 学生由图书馆出来,希望尽快走直线到大门离校。艾帅的方案也同样简单,在草地上修一条人行道,把原来的路铺成草地。于是,问题解决了,这就是“文化合宜”。用一种尽管适合所有人,而不是部分人的思维来满足人与组织的共同的诉求。

对于企业及社会的发展趋势,查尔斯给予了新鲜而富有哲理的分析,即从个人定位、组织蓝图和未来趋势三个方面来进行分析。在组织管理问题上, 查尔斯用哲学思维把世界上的问题分为两种,一种是“收敛性问题”, 即可以找到“唯一答案”的问题;一种是“发散性问题”,即无法找到唯一答案的问题。平庸的商人通常为了寻找固定答案而奔波, 然而,真正的商业问题都是发散性的,没有固定的答案,这正是商业的困难之所在,也是其魅力之所在。尽管查尔斯的概念与思想, 在今天看来并不新鲜,但我们要知道,他在十几年前就预告了今天的管理世界,包括“世界将会不连续的突变”、“颠覆思维”、“小核心大外围的组织架构”、“客户参与组织工作”、“弹性人力资源”等等。

我想我很难以用更加美妙的语言来结束所有的领悟,那还是用大师查尔斯的话来做一个升华吧:我相信很多人追求那些成功都是出于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以及对证明自己的渴望。当我们成熟起来后,就可以卸掉伪装了…… 我所倾慕的都是那些迅速成长、胸怀坦荡的人,这种人往往不是在组织内部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地成长起来的。我认为即将到来的这个世界中,组织会更松散…… 但更多的人都可以更早地卸掉伪装,以真实的自我面对世界。如果真能这样,那么非理性的时代就会变成一个伟大的时代!

从另一角度,查尔斯又说:成功的人生并不是在行动之前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恰恰相反,只有行动、实践、质疑、再次行动, 你才能发现自己是谁。我的经历就是这样。我的个性一部分来自遗传,一部分来自早年的经历,但直到我探索了更多的可能性之后, 它才最终成型。

至此,今年的六篇与“大师同行系列” 就基本结束了。我们经历了“慧创”、“践行”、“颠覆”、“管理未来”和“玩耍”,最终通过查尔斯的“人性回归”来收尾。在查尔斯伟大时代的宣言下,希望我们都将能够真实面对自我与世界,在探索的道路上实现成功的人生,谨以此与每一位读者朋友共勉!

李海俊-圆.jpg作者简介

李海俊先生,海智汇(HaiIntelligence)创始合伙人, 曾任
中华网全球服务云计算中心总经理、
StepStone 达石大中华区副总裁、
MrTed 中国区经理,海归领军人才归国创业企业的创始人及总裁等职。

他拥有
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与法国马赛商学院的双EMBA 学位。
获安泰学院EMBA 新锐奖与马赛商学院MBA 大使奖。
其学士阶段毕业于南京大学。
他目前还是
交大- 马赛商学院AEMBA 校友会主席
交大安泰EMBA 高球会副理事长。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