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如是我说管理、文化进化失配症

发布时间:2018-12-04 13:22  来源:智享会  阅读:82 次  返回

文/ 郭海晨(Henry Guo)

我之成长在智商和情商上均属晚熟, 有限的能量都专注地勃发在顶端优势上了,高一时我的身高已经过了一米八。作为生物学课代表的我负责公开张贴作业要求,我把那张纸贴到我的目光所及之上10 厘米的地方,仰瞻之以示敬畏,众同学哗然,我当即哂之凿凿曰——达尔文说,适者生存,天垂之象,唯贤能者则之。

那时我其实不懂进化,无论是达尔文所说的生物学进化,还是更为复杂的文化进化。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进入中年以后,身体物理的力量退化,让我“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除了喜欢日日蜗养笼闭,小酒千秋,最探微测幽的就是有关身体健康的问题了。霜晨雨夜、焚膏继晷地奋斗到知天命,利锁名缰之富贵如云烟过眼,没有身体一切都是白瞎,不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总希望may the force be with me。

除了偶尔精读一下小时候只能读净版的金瓶梅算不良习惯,大部分时间我都积极参加民间体育活动,摄入大量蔬果、Q10、EPA、DHA 带鱼油啥的,不吸烟、饮酒适度,读圣贤和中西医学书以诚意正心而治欲病、未病之病,平日里闻风而悦,身病心治,以试图统计学显著地降低我未来的意外风险。

能量失配:冯唐说他热爱妇女(蒙昧得原始),我不同,打小吾心所仪真为妇科(启蒙运动就是从蒙昧回归理性和科学)。我很早就知道,女性的子宫肌瘤如果生了孩子就能根除,是因为荷尔蒙和能量能有个去处; 后来妇科功力长进了,读了哈佛的最新研究,一下子拂云擎日地顿悟,女人多生孩子就能不生癌症,因为不会有多余的能量留存惹事。

大学刚毕业那阵,When I was young and hot,我曾放出话来,任何一个小偷,我晏然放他3 秒,百米之内必能追及而胖揍之——因为我吃肉哒,无肉不欢而拥有爆发力量,这在男人的繁殖期之前是有利的,甚至是“暴发户”的力量源泉所在。我被风投兄弟邀请给他投资的项目创始人看相,标准很简单,就是看地阁――磨肉的牙口。《黄帝内经》上说,地阁坚实的人能够把五谷杂粮、尤其是肉食轻松地转换成自己的高能量且拥有持续的坚忍不拔的执行力,我兄弟验证下来发现很准。郭如是铁嘴的烟霞远超我自己的想象。

肉食和高能量摄入对于过了生长和繁殖期的男人,是一切麻烦的根源。过多的铁的成分会造成血管壁的氧化,而能量过剩导致的肥胖是Ⅱ型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乳腺癌、哮喘、肝脏疾病、癌症等大病的根源。这些毛病在人类的狩猎者时期是很少甚至不会得的,因为狩猎者每天被迫长时间跋涉以获得他所渴望的肉食,从而消耗掉了多余的能量。

战则胖,睡则瘦:人是在睡的时候长身高的。我小时候除了热爱妇科就是热爱懒觉,梦中有莺燕春秋、为欢几何,这跟我傲视侪辈的一米九的身高的关系绝非偶然。人在睡眠时,瘦素(抑制食欲)水平升高,生长激素释放肽(刺激食欲)下降,睡多的人不饿;反之,缺乏睡眠的人更喜欢吃东西,尤其是碳水化合物。

我是超级程序猿出身,年轻时常年保持日均14 个小时高强度大脑运作;职业中段的高管生涯,一天得连续解决问题,日日刀戈勇武殊甚,需要我的身体一直保持呼之即来的高智商水准的战斗状态,而这需要高皮质醇含量, 从而让更多的糖进入血液,这就形成了爱吃、好甜口的积习了。我体重一度到达过192 斤, 肥莫甚焉,When I was young and fat 时代我身体所适应的,让今天中年的我0-3 秒钟之内,血糖豁然于胸次,血压如跑车引擎那样波动10个汞柱,赚点钱是同拿命谋稻粮。

我前德国老板跟我交流说领导人都瘦,兹事理焉甚简,除了领导人大多自己都能够控制自己的体重,所谓内求、内观、内圣外王之外,但凡卓越领导人、或者富人,人上人劳心,需要匹配的超凡抗压能力,压力小而容易入睡,瘦素水平高而体型不会失控。

以往成功方略:能让你走到今天的成功方略,未必能让你走到明天。人生从成长过程来看,有学习阶段、职业孵育期、天窗期、绽放期,每一个阶段都会有关键成功要素。一个985、211 或者常青藤毕业的学霸,也很有可能只是个考霸而无法在职业生活中解决问题、创造价值;一个历经职业转身而终于迈入高管的人士,总无法抹去潜意识里靠刀法技术吃饭的深深不安全感;一个聪明人, 从小的学霸和顶尖professional,总想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杀开一条通天路。所谓李广难封,习惯了用刀和偷袭、弄智,也就无从思考战役、布局、用人,乃至离形去智,坐驰天岸的外围、外延。

管理是个啥:一言以蔽之就是效率。一堆人的效率,有管理功力的人,出了一次麻烦,除了即刻的短策把问题解决,还得考虑可重复、可定义、可衡量、可优化,这概念是印度人总结的,叫成熟度,不能每次都靠一己之力。如果是事情,根据发生的频率、可能产生的后果严重性及弥补措施所需要的时间长短,无限近似地理性打分排序,决定是否需要流程SOP,起码弄个checklist,让一个新出炉灶的菜鸟也能最小成本地做到再现问题的规避和解决,任何情况下,不能因为人去道微而单点瓶颈。早年我在哥大上过一个EDP 课程,教授把所有的问题和风险,都和最终的公司估值挂钩,根据估值损失大小和可能性计算,很容易获得投入解决成本的资源支持。

很多情况下问题的产生,并非因为没有流程,而是流程没有执行坚决,这在中国集体无意识环境下是常见的。因为自古我们治理体系里面的法家,就是强调立法宜严,用法宜宽,以激忠良,无法做到刑过不避大夫, 赏善不遗匹夫的。所谓制度和流程是死的, 人是活的,我从曾国藩那里学来的对策是对事雷后手段,对人菩萨心肠,首先坚持原则。如果一个流程执行有问题,加独立监控,奖惩措施;如果奖惩无效或者老化,加强或者更换奖惩,直至有效。

管理效率来自腐朽: 流程化和SOP,如果不是执行的问题,就要考虑是否因为环境的变化。彼时之良药就是今日的腐肠之鸩,《黄帝内经》里有毒稍微改改就是药的说法,也就是流程优化了,那么从哪里着手优化呢?

日本人弄的精益生产体系中,第一步是找浪费,也就是管理效率优化出自效率腐朽之处,越是腐朽,越是神奇所可能之在。我商学院的一个学生向我请教,他很想组建一个依托新技术的服务部门,投资个几百万, 不计营收,但他很犹豫,问策于我。我回答很简单,一切不能增加客户支付溢价的流程(含活动,而活动有成本)都是商业耍流氓, 忘掉区块链、物联网、AI,忘掉一切高端技术及时髦管理实践,专注于商业的本质是客户价值认可和支付,从而获取利润,短期或者长期, 你只需要你需要的能量加持。

腐朽管理: 腐朽来自于日常工作中的问题、麻烦、未尽事宜,这里面有两个来源bottom up 和top down。 Bottom up 是一线工作人员所接触的细节中的效率低下点和冲突,但底层人员的竖井思维使其只见林木不见天。无论如何,我要求公司的各部门列举、整理、动态排序所有的麻烦、低效、纠结和嗔痴,把所有的腐朽书面无二意性描述,思维视觉化更有利于后续的别人搭台阶思维和通观解决。

有了一张动态的部门腐朽清单,Top-down 就可以输入林木之上的天了。公司的战略专注、年度发展主题,盈利、现金流、增长相关的指导性腐朽解读参数,bottom up 更多的是问题的描述,有了top-down,比较容易找到其中的本质。

腐朽解决: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需要解决,就如同人体不是所有的病都需要治,一生适当的微病小恙不得大病,如同公司战略是取舍、先后、主次、因果、顺序,一个阶段专注几个主题。日常管理中的腐朽可以用Q 策, 一个季度有一个关键字做指导,从腐朽清单里选取优先级腐朽以立项解决,甚至可以杠杠和锻炼班底新人,学习管理和解决问题之道;同时集中人力物力资源,毕其功于一役,专项整治,一年解决3-4 个优先的腐朽足以获取业绩和价值认同,从而收获管理和经营效率的提升。

价值认同: 任何公司都有战斗和非战斗部门。战斗部门产出有型客户价值,衡量起来比较容易,获得预算资源和衡量成败相对容易;而那些非战斗部门比如财务和人力资源,就属于太监和宫女之类的后宫粉黛,要获得化腐朽为神奇的管理项目的预算、支持和认可、赞赏就实属不易。

十七八年前我开始参加各种HR 的论坛, 发现那时HR 专业人士嗔痴最甚的就是难以获得CEO 皇上和各位大臣将军们的赏识,我的一个战斗线高管朋友跟我描述他参加一个亚太区高层会议的时候,内心戏码是好想狠揍那个corporate HR,他说他是战士军前半生死,那HR 不知道在扯一些他看似毫无一用的心理学,整些又长又虚的后庭花。

其实术业有专攻,这是一个相关性的推、拉的问题,后宫所认同的价值,未必是大臣将军们的工作重点专注,所以后来有了起一个桥梁作用的HR BP。我鼓励我的非战斗部门的HR 和财务,拿自己的腐朽清单去战斗部门做交互,包括项目过程中的一路交互。除了在出刀之前已经获得价值确认的好处,使其透明化 ―― 可视和可被伤害,还能获得信任;而项目过程中的一路交互,还是个营销的过程,以获得后续的预算、支持、认可、赞赏。

布局价值大于战术性腐朽管理价值: 宏碁的老董事长施振荣提出的“王道管理”思想有三大理念:第一是不断创新,不断创造新的价值;第二是在共创价值的过程中,平衡各方利益。我看奥巴马访谈,他说所谓民主,就是你知道你绝对正确的时候,还是会妥协,尤其是在婚姻、太太面前,生态圈是所有的利益长期相关方,类似联姻的共荣圈。

施提出的王道第三理念是永续经营、不断变革,而深谙围棋之道的施振荣提出布局比其他更重要,我深以为然。坐忘日常腐朽,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繟然而善谋。布一个好的业务局(核心、增长、种子)、组织局(未来领导人和江山班底梯队),远胜手筋——战术上的瞬间妙手,或者围绕问题节奏的化腐朽为神奇,或者收官——精益生产理念上的精准节流来降低成本。

进化失配:如是所引领的创业公司做电商和营销,很早就预见了同质竞争、低价竞争所带来的业务利润下降,所以想布局种子业务,但那些部门诸侯习惯了其以往成功方略,但凡老业务还有希望,就会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优先投入在旧爱而非新欢上,以至于种子业务一直起不来,贻误先机。

变革来自于危机——不变不行,被迫离开安全区。宏碁有过低谷,施振荣提出要么换脑袋,要么换人。换脑袋并非完全不可行——卓越的人阅读自己,内观破执、我执(人生历练、经验)、法执(知识)、空执(不信和无用,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但大多数人无法做到不去利用自己最熟练的刀法和安全区。变革和未来是未知区,一无所有者会富贵险中求,高杠杆赌博,而有成功积累的企业和企业家、管理者个人,太容易故步自封, 在潜意识、无意识中,公司、业务和生涯进化中固化下的DNA 已经和新的竞争和环境失配, 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另外一种变革的来源,则是那些新人,那些总不愿重复老辈旧路,想要弯道超车的异类。但如果你把这类人放到老业务、老组织架构里,要么被同化磨平了棱角,要么被排异出了机会圈,所以创新,深圳特区先行,组织先行;特殊的激励政策先行,乱世唯才是举。

系统性思维的适应力:如果一个人或者组织,紧盯着问题或者以往成功方略,就会被一大堆常数和流程所禁锢。一个公司如果存活久了,就会有一大堆适应旧的环境和问题而进化得来的原则、流程、SOP、管理之道,并乐于重复这些,除非有个反馈回路让个人、组织或者公司知道,情况已经变化;而人类作为一种会思考的有限理性的情感机器,会对反馈做情感性的选择性。但如果有一组反馈回路,可以修复和重建反馈回路,被称为元适应力(Meta-resilience), 而具有对反思和反馈过程进行思考和适应的回路被称为元元适应力(Metameta-resilience)。释家鸠摩罗什的弟子竺道生说:“ 依法不依人、依义经不依不义经、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学习、进化、创造、自组织和突破能力来源于斯。

即使人、组织和公司意识到情况和市场不同了,但由于旧的原则、流程和SOP的获得过程中伴随着旧问题的解决的同时带来了埋藏在潜意识里的成就感;而每当人们试图脱离和冲破舒适区的时候,那些旧的生理奖励机制就会自动浮现出来起阻碍作用。

所以,高管一门必修的功课叫高管决策,通过学习那些无意识的决策偏见,规避决策中的感性成分,尤其是阅读自己成长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成功、荣辱、羞愧,并理解这些潜意识天窗期所埋下的因素和当前决策的关系,才有可能在个人的从走兽进化到飞禽的过程中,跳出那些系统表面所浮现的动态或静态的问题、腐朽、潜意识适应了的DNA,系统性通观去智地决策去破除那些失配症。

慧者愈慧、君子豹变:这世界从来不是公平的。大部分人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者众,但同时你会发现周围的有些人具有持续学习、具足多样性和多元化、复杂化和进化的能力,体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智慧复杂性。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美国人称之为Geeks or Geezers,中文翻译为极客和怪杰。我从来不伪为谦揖,大学女同学评价跟大多数国人性格都不相同的。作为一个过50 岁的中老年网红,我更加关注和见贤思齐的是那些永远开放、拥有元元适应力的怪杰,永远在如饥似渴地好奇和学习, 永远在不重复自身以往成功的道路上画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轨迹;而且我发现,如圣经里所说,凡有的,还要给他,使他富足,正如富者愈富、慧者愈慧这也是个普遍存在、广为人知的一个概念,系统的增强性回路会以一个加速度,来让思维强壮者愈加强壮而君子豹变。智慧的获得者会持续地强化进一步获取智慧的能力,简单如读书是个越来越快的过程。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要么是你有宿慧,上丹田禀赋上有无量光和脚底板有三颗大痣的老灵魂转世只要被激发提醒一下就能记住;要么是你已经读了不少类似的书,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具备了足够的提炼、概况主旨的能力和识见,智慧自然越来越容易。

超体:人类文明发展演变,男人从热爱妇女的原始蒙昧,进化过了启蒙主义的理性和科学之后,有些人来到了浪漫主义――通过披镜前踪和披镜他人来获得元元适应力, 进化到热爱复杂而又简单的内心观照。泡妞都是意识流,想过就算泡过了,下一个阶段大概就是超体了。AI 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心灵感应,观叶一瞥,闻贤一善,瞬间了悟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组织、公司和个人,管理和经营如果能进化到这个境界, 岂止是人货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空间、任何人都能自适应而做用永续经营。

文化进化是公司进化成伟大卓越公司的引擎: 从非洲扩散到全球的智人,在欧洲曾经遇见脑容量更大、体型更为高大的尼安德特人;亚洲的表亲丹尼索瓦人的智商也不低下,但今天我们的DNA 里面只有2-5% 的尼安德特和丹尼索瓦基因,他们被击败、吃掉和少部分杂交了。人类学家研究得出结论是现代人类和他们最大的差异起源于开始经常性地使用永久性媒体和象征性方法来表达信仰和情感。进一步考古发现,尼安德特人缺乏现代人类发明新工具、采取新行为、用艺术表达自我的倾向性、群体交互进化出来的信息和思想的传播和文化变革能力,也就是说文化的演变成为进化优胜劣汰的引擎。

鄙人职业生涯见识世界各种多样性高管,洞悉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总爱好历史、天文、宗教、艺术、文学、音乐之类,不是像马云那样演变成了一个啰里啰嗦的信仰体系的大神父,就是郭如是老衲那样絮絮叨叨地在公司各种场合重复布道。春光好,村长爱瞎诌, 永无休,村花唱,揭调是《甘州》, 这应该绝非偶然。因为人类的进化史证明了文化的进化不只是个人进化成超体,也是公司离苦得乐、持续前行一路潮平岸阔、风正帆悬而永续经营从而进化成泽被千秋的伟大卓越公司的唯一加速引擎。

 

郭海晨-圆.jpg作者简介

郭海晨,花名郭如是,德资500 强9 年半中国区CEO,8 年顶尖商学院EMBA、MBA、EDP 授课融合领导力、跨文化沟通、中国管理文化、精准销售营销、盈利模式创新、战略系列等课程,第一财经、福布斯等领导力专栏作家,波士堂嘉宾,知名高管导师教练(70 多个Protégé 包含德、美、中国上市公司中国区CEO、CXO), 现为智驭公司执行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下属郭如是(原海智汇品牌,管理战略咨询、高管导师教练、企业培训),智电商(电商代运营服务), 五蕴真象(视觉营销、新社交媒体营销,整合营销)三个品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