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外语何用

发布时间:2018-12-04 13:24  来源:《HR Value》No.48  阅读:121 次  返回

“如今有多种翻译神器上市,支持书写、听写、拍摄多种输入方式,甚至还能把河南话翻译成日文。这么来说,是否就不用学外语了?

马克弘”

亲爱的马克,

以我浅见,学习外语的用处,其实不太多,恒定长久的两条而已。

其一是,某些审美体验,唯有阅读原文才能享受。汉语里有些精妙文字,完全无法翻译,像是赵元任先生创制的短文,《石室施氏嗜食狮》,全文可以在网上查到。

英语里也有,"How can you cover a scar? - With a scarf."

使用翻译神器,当然可以明白对话的含义,却无法抓住里面玩的文字游戏,也错失了乐趣。这段水平有限,我写来只是表达个意思而已。更高深的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

其二是,某些诙谐笑料,唯有双语对照才能享受。举一些我亲身碰到的例子。

北京。精品廊高级女装,英语品牌写作“Giada”,用汉语念起来是“假哒”,让人疑心是冒牌货在开明目张胆的犬儒玩笑。咨询欧洲购物达人才知道,意大利确实有这个牌子,虽然并非一线。

上海。商场出售轮椅,汉语品牌是“康扬”,英语出人意料是“Karma”,意思是“因果报应”。销售过程搞不好会变成:"What is this? - This? This is your Karma, cripple."

对购买行动辅具的顾客来说,这未免太刻薄了吧?

印度果阿。广告公司招牌写得清楚,“White & Negro”。尤其是在美国英语里,“Negro”是相当冒犯人的词汇。他们要么是无知之徒,缺乏文化敏感性;要么是广告天才,敢于挑战常规、冲破极限。

四川勉县。从武侯祠出来,从餐厅二楼窗口,见到墙面广告“三国御足苑”,英语是“Three kingdoms resists enough gardens”。

我笑了,“御”显然是“浴”的别字,而英语更是不知所云,大概是机器翻译的。然而细细品味之后,我发现了这句英文自成一体,语法合规合矩,而且还押韵:

“Three Kingdoms / Resists Enough Gardens”。

节奏明快的短句,意涵奥妙的叙事,甚至有些英国古诗的风范。反过来再看汉语, 用“御”代“浴”,“治理”取代“洗濯”,一举提升服务层次和品质,甚至有日语里敬语的感觉,像是用“御手洗”表示“洗手间” 那样子。这幅广告的创作者,不但是精通双语的智者,更是具有后现代风范的艺术家, 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除此之外,学不学外语,没什么差异。或许会影响工作,尤其是和外国人打交道,但只和同胞打交道的工作多的是。或者干脆等待,等着民族复兴、强国崛起,迟早外国人都会说汉语。新闻记录片显示,非洲兄弟已经先行一步。

我外婆不会说外语,甚至不会说普通话,享年九十六岁。她的同乡杨绛先生说得流利的英语和法语,享年一百零五岁。学不学外语,看来都不会错过长寿,或者其他人生幸福事项。

学不学外语,同样也不影响远走天涯。我和朋友们在日本时,找到一家只有日语菜单的餐厅,看实物点菜吃得不亦乐乎。服务员端上一盘烤鸡翅,我们想告诉他已经上过了,苦于不会讲日语,而对方又听不懂英语或汉语,口语翻译神器也不灵。最后,我捡起盘中吃剩的鸡骨头展示,服务员一下子恍然大悟。

人类天生就会以动作和道具传达思想。这种古老而质朴的交流方式,具有不可言说的美感,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学过俄语又忘光了的,亦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更正声明:本专栏在第47 期《HR Value》杂志的《 将老》一文中,由于排版问题,原文应删去“读您写的《被质疑的组织》…能给个解决之道吗?”一句。对此失误,我司深表歉意。

XU Yili-圆.jpg文/ 徐亦立

徐亦立,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苏州,九十年代移居到上海,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进修心理学课程。他曾任职于多家知名跨国公司,包括敦豪、飞利浦、英特尔和高露洁等。他的兴趣包括旅行、摄影、读书和写作,以及间断的管理咨询。他的联系电邮为:xu.yili@foxmail.com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