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人性的弱点

发布时间:2019-03-12 15:44  来源:《HR Value》No.49  阅读:146 次  返回

文/风里_李峰

 

人类的自我评价,就像患了边缘型人格障碍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一样,忽高忽低。人类曾经谦卑地膜拜万物,膜拜神灵,各种宗教、邪教是人类自卑的写照:人类自惭形秽,觉得身体是臭皮囊,灵魂有罪。但是人类又曾经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宇宙的宠儿。

 

历史上,人类的自尊心曾受到过四次打击。达尔文告诉人类,人类其实跟动物很接近。这是人类自尊心受到的第一次打击。哥白尼告诉人类,地球并非宇宙中心,它围绕太阳转。这是人类自尊心受到的第二次打击。弗洛伊德告诉人类,人的行动大多源自无意识动机,特别是本能冲动。这是人类自尊心受到的第三次打击。现代天文学对宇宙的观测,仅仅人类能够通过仪器(费米伽马射线太空望远镜)间接感知到的宇宙(光线狂奔457亿年的半径)就有至少两万亿个星系,400000……(4后面一共84个0)个恒星,行星的数量又远多于恒星。这只是我们能够间接感知到的宇宙,天外有天,我们就无法想象了。诗人屈原对着天一口气问了一百多个个问题(《天问》):“上下未形, 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这些问题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可以回答一些,剩下很多无法回答。据说宇宙起源于138亿年前的大爆炸。科学和宗教在本体论上其实很像。宇宙之大,再一次让人类感觉到自身的渺小。这是天文学的进展给人类自尊心的第四次打击。


 1.PNG


我纠结的时候,就看看天空,或者看看NASA拍到的宇宙星辰的照片,看看星星的天文数字,瞬间觉得没什么值得纠结的。

 

不说和浩瀚的宇宙相比,就是和其他动物比,我也觉得人类弱爆了―起码有以下三点显著的弱点:

 

第一点我要说的是人的体能弱爆了。

历史上的君主,权力至高无上。可是权力代表不了体力。有个国君居然淹死在厕所,这个皇帝就是春秋时代的晋景公。《左传》记载:晋景公“将食,涨,如厕,陷而卒”,充分展示了古汉语简捷的特点。对此的解释无论怎么复杂,都可以并入两类:即阴谋论和体能论。自杀是不可能的,即使是普通人也不会选择投粪池自尽,何况一国之君。那么自杀不可能,他杀有可能。我们姑且相信《左传》,先排除阴谋论,然后就剩体能论了:人类体能很弱。晋景公当时突发心脏病,或者真的就是淹死在厕所了。无论他是病死还是淹死,我只是感到人类的体能的确弱爆了。


 2.PNG

造物主给了人类最好的大脑,而其他天赋,人类获得的并不多。我纵观人体,发现我们人类可能是地球上体能最弱的生物之一。先说奔跑吧,论速度,我们几乎是哺乳动物里面垫底的水平。你看熊,看起来笨笨的样子,但我们跑不过熊;我们甚至跑不过猪!猪的平均速度略高于人类。如图,我们比老鼠快,倒数第二名。有老鼠垫底,让人类感到欣慰。

 

再看看我们跳的能力。我们同样跳不了多高。跟身高相比,我们跳的高度还不如老鼠。“飞人”乔丹跳起来可以悬空一两秒,已经是人类极限了。世界跳高记录是2.45米,这个记录的创造者古巴人索托马约尔(Javier Sotomayor),他的身高是1米95,这个记录比他自己身高多出不到25%。一般人顶多跳得到自己身高的高度。

 

人类短跑不行弹跳不行,人类最厉害的运动能力是长跑。远古人类想吃肉怎么办?长跑,追猪追羊追到它们跑不动为止。这是进化生物学家利伯曼(Daniel E. Lieberman)和布兰布尔(Dennis M. Bramble)的理论观点。他们认为人类的身体结构有很多适合长跑的地方,其中遍布全身的汗腺在动物界绝无仅有。高度发达的汗腺让人类充分散热不至于体温过高,这样人类就可以一直跑下去。有研究者把猎豹放在跑步机上,发现只要猎豹的体温升到40度,猎豹就躺倒不跑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个跑步畅销书(《跑步全书》)作者吉姆菲克斯(Jim Fixx),大力宣扬跑步能治心脏病。结果他本人52岁死于跑步中心脏病猝发。他父亲就是心脏病死的,好多病都是遗传。

 

人类直立行走是个了不得的事儿,据说这样的姿势解放了双手让双手变得更灵活,同时刺激了大脑进化。但人类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不菲的,比如颈椎腰椎表示很无奈。

 

总之,人类的体能弱爆了,但是我们有三大法宝:大脑、手、汗腺。脆弱的人类,珍惜吧!多动手、多动脑、多出汗。

 

第二点我要说的是,人类的智力极其有限。

首先人类的注意力不集中。课堂上,如果老师用一种表达方式讲述一个话题,人们的注意力只能维持20分钟左右。互联网时代使得这个情况更加恶化。俗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大概知道他老人家笑什么。

 

科技的发展的确改善了我们的生活质量。所以,我宁可做当代的普通人,也不做古代帝王,原因很简单:古代帝王牙疼了只能忍着,天热了只能让人扇扇子,避暑可以,行路难。我们的舒适得益于科技,我们的好奇心甚至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人类不仅去了月球,而且把探测仪器送上了火星。然而科技的无力感依然明显。科学无法解释宇宙和生命,让很多哲人陷入不可知论。生病治不好,灾害救不了。最近美国的山火,美国人救不了,还是老天爷下了场雨自己扑灭的。过去书生进京赶考,路漫漫其修远兮,一路娶妻生子都来得及,详见《西厢记》故事。如今可以坐飞机出差旅行,也可以在网上周游世界,与世界对话。可是坐飞机出行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第三点我要说的是,人类情感脆弱。

人类的情感相对于动物,更加脆弱。动物的脆弱来自现实,人类的脆弱不仅来自现实,而且来自想象。

 

动物失恋的心理创伤,即使有的话,也是瞬间恢复―秒愈。脑补一头在争夺雌性中败下阵来的雄鹿。它甩一甩犄角,黯然离去,寻找下一个机会,或许它在这一个交配季节一无所获,又如何呢?这种挫败,不过像我们人类错过一个航班一样,无奈,但没有太大伤害。我们不会为打碎一杯牛奶而哭泣,雄鹿不会因为输掉一场配偶争夺战而郁闷一个季节。

 

人类的失恋是一种创伤体验。这种深刻的痛楚源自自我概念遭受的碾压:因为ta不爱我了,所以我不可爱。这种概念的修正泛化到各个生活领域,借助各种负面情绪而得到强化,最终形成恶性循环,使人不能自拔。

 

最可怕的是个别人类因为一次失恋,就非某人不娶不嫁,终身等待,如果意中人已经结婚,也执迷不悟。这是对一个概念献身,这个概念就是爱情。有人甚至为了这个概念自杀。西方有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国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爱情对于殉情者,是一种莫大荣誉。

 

人是唯一预知自己死亡的动物(海德格尔),我把对死亡的焦虑称作“基本焦虑”。我们之所以觉得生命有意义,是因为我们忙于一些事情,暂时忘记“基本焦虑”。



 
李峰-圆-新.jpg作者简介
风里_ 李峰,“领导力语法”创始人,独立培训师、测评师、高管教练,香港大学心理学博士,《五大品质:卓越领导力心理基因解码》作者,佑肯人力资源董事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