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当我谈组织结构时,我在谈些什么

发布时间:2019-03-12 15:48  来源:《HR Value》No.49  阅读:473 次  返回

文/ Naomi Stanford

 

我正在反思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我所参加的许多组织设计会议中,如果客户遇到了一个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他们会要求重组组织。经过进一步提问可以发现,他们的“重组”实际上是指重新安排传统的组织结构图。他们认为,修改组织结构图可以解决问题(只要组织结构图中体现了配置中的人员),而且当我对工作流、价值流、顾客旅程等提出问题时,他们却又油然感到惊讶。几乎没有人认识到“结构”和“结构重组”不仅指改变组织结构图。

 

当我们向人们提问,组织结构图可以、以及无法为我们提供的信息有哪些时,这提醒了他们组织结构图无法为我们提供信息的可能性,而了解这点对于思考如何实现重组非常有帮助(假设我们知道什么是结构重组),但这种认知并没有转变成“让我们也来了解下结构”的这种认识。参考文章《组织设计十大原则》 https://www.strategy-business.com/article/00318?gko=c7329,在这篇文章中,第三条原则提出“不要一开始,而是最后确定结构”。人们回到条条框框之前,先礼貌地点点头。

 

当我谈到结构时,我说的并不是组织结构图。我并不是反对组织结构图(参考我 2011 年的博客https://naomistanford.com/2011/11/21/organization-charts/)。组织结构图通常是设计工作的一种产出,但是组织设计结构图并不能代表全部的组织“结构”。

 

“结构”在剑桥词典中的定义是:安排组织系统或物体的方式,或以这种方式安排某个系统,例如:

  • 一个句子的语法结构

  • 蛋白质的结构尤为复杂。

  • 他们的管理结构非常过时。

  • 一些人喜欢军事化生活方式带来的结构感。

 

从上述例句中可以发现,“结构”有着多个形式。多年以来,我对结构涵义的看法在不断发展。在2012年博客https://naomistanford.com/2012/10/21/faqs-on-organizational-structures/中,我表达过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那时,我认为“结构”几乎等同于“结构图”(但不是“设计”)。

 

我认为“设计”模块中包含的“结构”元素包括:

  • 阶层、层次和跨度,包括规定的决策和权力层

  • 横向联系和相互依赖性

  • 工作流程、工作流和业务能力

  • 组织绩效管理系统和治理系统

  • 个人绩效管理系统、付款和奖惩机制、工作设计、职业规划

  • 模板、框架、模式和方法学

  • 信息流和通信流

  • 政策、程序和标准

 

因此,当我谈到结构时,我指的就是这些东西,这些也就是我在组织设计工作中考虑的东西。通常 “结构”和 “结构图”确实相同―它们被交替使用,组织“设计”时,它们同样都指结构图,所以如果我没有向客户和利益相关人仔细解释和讨论这点,更为全面地看待“结构”有时会带来问题。

 

也许我是唯一一个更为全面地看待结构的人,因为我在网上搜索“组织结构”这个词,查看搜索结果时,出现的几乎都是组织结构图。但是我也找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博客和文章,告诉我们组织结构图已经死了。例如,《组织结构图的终结》https://chrisbolman.com/end-org-chart-startup-productivity/ 和《用爱致先生―合规性和组织结构图的终止》http://fcpacompliancereport.com/2016/12/to-sir-with-love-compliance-and-the-end-of-the-org-chart/以及《是消灭组织结构图的时候了》https://www.ft.com/content/2a477ad6-bc98-11e6-8b45-b8b81dd5d080 。因此,如果组织结构图的有效寿命到头了,那些认为只有组织结构图才能展示设计和结构的人还剩下什么?

 

有许多组织确实没有在搜索“组织结构图/结构”时会出现的那种组织结构图,特别是那些正在朝着“让自我组织的团队通过内联网进行管理和合作的机构”转变的组织―但是,他们确实有着我在上述列表列出的许多其他结构元素。

 

Corporate Rebels 的报告https://corporate-rebels.com/rebel-trends-2-network-of-teams/指出,这些没有组织结构图的组织“的结构已经从某种静态、行动迟缓的金字塔公司演变成更为灵活、行动迅速的初创公司。我们目睹了它们的各种形态、不同规模。Spotify 讲的是分组和部族。Buurzorg是自我治理团队。Stanley McCrystal是团队中的团队。Finext 和 Incentro 是细胞。而 FAVI 将它们称为迷你工厂”。

 

如果我们将 “结构”等同于传统类型的“组织结构图”,那么,我们就会忽略许多其他组织工作和工作人员的方法,这些方法也许还是更好的方法。没有组织结构图并不是表示没有组织结构。而有组织结构图,则需要承认,它仅仅代表一个结构元素,而这一个结构元素并不能定义或代表组织设计。

 

注意事项:



Naomi Stanford-圆.jpg作者简介

Naomi Stanford 博士是商业战略和设计领域方面的专家。在华盛顿特区, 她的工作帮助了众多的企业和政府客户,包括壳牌、盖普公司、美国红十字协会、弗吉尼亚州政府以及菲利普莫里斯国际。

她曾就职于玛莎百货、英国航空、施乐、普华永道和保诚集团等著名跨国公司,期间她的能力和经验广受好评。更早些时候,她任教于卡佩利亚大学和加州设计学院, 分别教授博士班的“ 组织理论” 课程和MBA 班的“ 设计策略” 课程。

Naomi Stanford 博士已撰写两本组织设计方面的著作:

The Economist Guide to Organization Design

Organization Design: the Collaborative Approach

她毕业于英国华威大学商学院,此外她也是认证的管理咨询顾问和皇家艺术学会会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