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VUCA领导力升级之启示篇

发布时间:2019-03-12 15:51  来源:《HR Value》No.49  阅读:803 次  返回

文/李海俊(Edward Lee)

 

搜索百度,VUCA是这样定义的:即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和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VUCA这个源于军事用语的术语,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被普遍使用,随后被用于盈利性公司等组织的战略新兴思想中。VUCA目前市面上的读音叫“乌卡”。


 1.PNG


重提VUCA,是因为它确实是对于当下局势的最恰当描述,仅用传统商学中大量提示的“uncertainty(不确定性)”已不能准确说明这个变化莫测的时代。我们看到:在国际上,从中美国际贸易摩擦到俄乌冲突,巴黎也从浪漫之都变成浪暴中心;而国内问题似乎更加严峻:部分地区的工业企业因环保消防等问题被迫停工、搬离或倒闭,诞生于新型金融模式下的P2P却普遍爆雷;股市动荡不安,甚至险降2500点;在传统的房地产行业,利润的下滑导致开发商破产,继而引发局部的社会动荡;从IOT+AI+BlockChain新技术兴起到连上海淮海路的门面都关门大吉。在大公司,日子同样不好过:从所谓的世界500强到采购10万都要公开招标,还有大量18年上市公司的高管离职或被罢免;而19年社保开始归口税务征收,企业不得不开始重新思考用人的成本问题。在移动互联网成为基础建设的今天,问题同样与便利并存:如,食品安全问题开始以外卖的形式凸现,社会人群被充分碎片化(看看微信里每天递增的上百个微信群);同时,网络还加剧了人们意识形态的三俗化、小众化、偏激化的倾向,等等。


 2.PNG

我们面对的当下,是陷入能逐步看到环保整治效果初现后的蓝天白云、浩月星空,但又难以定位“诗和远方”的一种莫名茫然与忧患。因此,我们探讨VUCA领导力升级,是应对未来全新环境的一种尝试。领导力也会比任何时候都显得艰难,主要问题如下:

 

1   商业游戏规则的改变。这种改变,说得好听些叫颠覆,实质就是跨界的、以行政暂不干预作为契机、以资本作为后盾、以技术作为支撑、以概念营销打头阵的市场蛋糕的重新切割,由于这种新的、综合的力量过于迅猛,导致传统企业从战略层开始失灵。我们看到,正在到来的数字化时代,其数据、智能的生态由多重要素碰撞交织,将重构商业系统;而这种重构,将会是非连续性、非线性且难以预测的发展,将重构商业系统;而这种重构,将会是非连续性、非线性且难以预测的发展,简单来说,是裂变而不是渐变。

 

2   组织背景的改变。目前各家公司就如何管理90后、00后的问题讨论很多,但实际应用非常有限。我有次开玩笑对HR朋友说,你连薛之谦的歌都不会唱,“中国有嘻哈”也不知道,该如何管90后呢?现在是十年一个代沟,不与之同喜,何以与之同伍?更别提与之同行。因为大家的价值观互不接轨。管理没有万灵药,新一代的员工需要新一代的领导者与领导力,他们爱游戏、爱表现、爱灵活的工作时间,也爱拼命!

 

3   运营模式巨变。在今天,“智能”这个概念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同样也引起了企业经营模式的改革。所谓智能就是无人:无人机、无人店、无人工厂,现在都不稀奇了,比如银行营业厅已用大量智能柜台取代人工,通过移动端线上轻应用替代线下的重资产业务运营。那么,人都没了,领导力向谁使力呢?企业将越来越不愿意承担过重的固定成本,更愿意通过“任务市场”驱动内外部合作。没有很多言听计从的员工了,领导的对象变了,老招数也不好使了。领导力不能只是高举高大,需要学习新科技,建立新认知,更需要接地气。

 

诚然,对于新时期领导力的建设,无人可给出万全之策,毕竟每家企业、每个人的行业不同、知识不同、见解不同、韧性不同、潜能不同、价值观也不同。但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总还是需坚持对“诗和远方”的思考与谋略的。在我看来,企业或许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寻找出路:

 

1   由外而内、重拾真我

在迷茫中,人们往往会寻求心法,比如王阳明的心学,或依靠宗教的力量来解脱或明心。无论是哪家的“法”,都需要先“定”而后“起”。定可以是放下与释然;也有定而能与上天通灵,通过“WIFI”连接借气力而获佑护的玄虚之法(不推荐);也可以是关注于某种特定行为,比如:自己的呼吸或心脏跳动。不管如何,都需要静下来、慢下来、走出来、想开来、悟开来。

 

从商业环境来看,过去几年里,我们的创新政策与热度是高涨的,但诸多双创活动本身不在正确的轨道内,这里面涉及太多问题,无法一一列举,典型的是技术专才型创业者缺乏扎实的商业逻辑与商业资源,以及对自身技术与公司估值的过度自信。部分优秀的技术专才目前回归到上市公司,重获了如鱼得水的状态。技术型人才能专注于技术的研发,而不擅长花上半天时间去琢磨客户晚上几点在什么地点吃什么口味的菜品,同时又有花了应酬费用精力而业务最终可能泡汤的纠结。

 

所以说要由外而内,重拾真我,即重新找回自我的力量。人生几十载,自已最擅长的到底是什么?有人说我就学会了吃喝玩乐,当然会吃喝玩乐也是一种能力。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名誉、权势、感情或是一种自由自在的状态?谁是我们生命中的贵人?我们最值得信任的是谁?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问题与所谓的“我是谁”的哲学问题不同,哲学太含糊,我们这里讲的是落地。在我看来,想要重拾真我,需要有以下五项“我最珍贵”:重要学识、关键能力、显性潜力、至亲挚友和健康生活。这五项构成了我们“人”的基本要素,就像一辆车的底盘,是相对稳定的。以表一为例。

 3.PNG

2   以退为进、适当舍弃

在第一条回归真我的基础上,我们聚焦了五项“我最珍贵”。一旦聚焦,同时就意味着放弃,放弃那些“万一成功了呢”的想象,如果同时操心一万个万一,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创业者有不少“马云秀”类型的,语气姿态甚至神情都模仿得很象,可是整体表演却看不出真我的激情与远见,我们哪有那么多靠表演获得的“万一的成功”呢?

 

如何才能避免“一万个万一”呢?我觉得,可以把我们的逻辑思维上升到时代思维。逻辑用来理性分析,时代用来综合洞察。个人、团队与组织都可以有战略,战略的其中一种说法叫“不做什么”,这种诠释适宜于VUCA时代;因为当你面对诸多机会和可能性时更会陷入困境,造成难以取舍的局面。这个时候不妨反向思考,在所有的这些可能性之中,基于数字化时代的洞察进行预见,做减法,详见表二。

 

比如:有一小型教育机构突然想做AI,将传统的老师授课升级为机器人授课,以实现师资不足而要快速扩张业务的目的。这显然缺乏时代思维。互联网时代鼓励拥抱变化,但没有鼓励包罗万象;倡导跨界合作,却没鼓励大而全。小型教育机构的核心是几位优秀老师的教学经验,他们可以将独有的经验固化建模,与AI合作而为自己所用,也可生成IP输出,还能通过每年升级IP来获得持续收益。但做AI系统是数据性、技术性和资本密集性的,显然中小企业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无论是个人、团队或公司,都会在长期的实践活动中,逐渐形成相对固有的事务流程、惯例、知识经验和心智模式,从而沉淀下来成为“机制”。“机制”有助于在相对稳定环境下的高效运作,但是当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时,会对转型和变革形成阻碍。就像一辆汽车,其负荷越重、速度越快,其惯性就越大、调整方向就越困难。因此说,退与舍的“减肥运动”,使我们更轻更敏捷,这有利于我们在VUCA的背景下灵活应变。

 

3   先知而行、趁夜赶路

当下“知行合一”不好用了,面对全新领域,需“先知而行”。比如我们还不知道AI或Blockchain与我的事业到底有什么关系,但需要先知先学。虽然“不知去何方,但我已在路上”是非常荒谬的说辞,但用在学习上是非常正确的。不学习新知识就不知道去何方,不知去何方就不知道学什么,这是一个死循环,也是我们不愿学习的心理纠结。

 

解结的办法,还是必须先学习,方向会在学习的过程中明确。如同宗教,没有人先明确了大道才开始了学习旅程,而是在不懂、不明、不清、不楚的情况下,或是因为喜欢、或是跟从而开始,但在过程中寻找到了真知灼见,悟得至理,获得新生。

 

既然大家都不清楚未来到底会怎样,如华为任总提出的,我们已进入了 “无人区”的“无可参考与借鉴”。今天,从政府倡导双创的全民式冲锋尝试到高校大量新型研究院所的成立,仅我所知的上海交大今年至少将成立两个新学院:一是AI研究院,二是行业研究院。我们看到,为了在下一代商业中取得成功,虽有成为“先驱”的风险,但依然值得一试。现在,比的就是:

谁更敏锐(起步早)

谁更敏慧(思路对)

谁更敏捷(行动快)

  

就是因为未来是“黑”的,不甚明朗,我们才要趁夜赶路、日夜兼程。阿里、腾迅、平安都很赚钱,可他们共同创办的众安保险(港股:众安在线)就一直亏钱,一年几个亿地亏。虽然眼前是亏,但毕竟它们跑在了前面。但有一句话是真理,叫“落后就要挨打”。没有“钱爸爸”的企业没那么多钱去烧,但前瞻性思维和必要的适度尝试是需要的。

 

从商业策略上看,有些人会认为:先行的风险过大,观望一阵等待最佳时机再切入更为合适。但这样会有另外一个风险,就是新建的团队往往协同基础薄弱,即使是多年朋友也并不一定适合做商业伙伴。商业不像简单的卖货,低进高出。商业成功必须要有核心的团队,即所谓的“商业成功=好战略+好领导+好团队=正确方向+中流砥柱+卓越实施”。核心团队必有建立默契与信任的过程,若商机最佳但团队不行也不会成功,我们也不少见即将上市的公司因股东矛盾而解体。所以说,你可以观望等待,但团队建设需要常规运营维护,它不应因你认为的商机的好坏而停顿,这是持久的投资建设过程,如果这点做好了,凑巧成功的概率会越来越小。

 

最后,就像传统产业面对新型技术和新商业模式的挑战一样,成长在传统的社会与商业背景下,传统领导力不可避免有其局限性而面临失灵的风险。VUCA背景下的领导力需要全新探索,需要整体“领导力产业生态圈”的共同努力。此为启示篇,期待下回再述!


李海俊-圆.jpg作者简介
李海俊 Edward Li
上海交大安泰与法国马赛KEDGE 商学院双学位EMBA
上海交大上海高金学院 金球金融管理博士DBA
(在读)
海智汇 | 慧擎咨询 创始人
TIAC(tiacg.com)国际艺术与文化组织 中国区代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