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接不好电话你怨谁

发布时间:2019-05-28 14:21  来源:《HR Value》No.50  阅读:439 次  返回

徐老师,与我关系不错的上级离职了,原因众说纷纭。上级的上级打电话给我,谈完公事后突然问,对上司离开怎么看。我一时措手不及就说了真话。后来调来新经理,我好像不受重用了。当时我怎么回答才好?

                                                                                                                                                                         忐忑怨怼的,明清


亲爱的忐忑,

你的问题,勾起一段久远的回忆。

我大学毕业四年后,在外资企业里工作。上司是个脑筋不清楚,但与老板配合默契的湖南女士。某日下班后,香港籍老板突然把我叫进办公室,宣布湖南女士已经被解职, 打算让我临时负责团队。

我回了一句「好吧,我试试看」。他对我模棱两可,缺乏热情的回答不满意,但事出突然,也没有太多选择。而我则不愿告诉他,我已经报考了工商管理硕士,刚刚参加完笔试。

就像毕赣的电影一样,有趣从深夜开始发生。寻呼机(对,那是手机尚未普及的古早年代)上陆续出现祝贺升职的留言,显然有些人消息更灵通。次日早晨人事部正式发表后,先是本部门欢天喜地帮我搬进办公室, 接着整个公司来向我道喜。

外埠办事处要晚些,却一发而不可收。社会经验丰富的杰夫靠在办公室门上,半带嘲讽地形容,「各地纷纷通电拥护中央。」

两个人最有指标性。南通的高,在公司培训期间曾是我的带教学员,那时一口一个「师傅」叫得亲热。后来他一路高升成办事处主管,我则原地打转,开会时再见面, 高连招呼都不打了。这次他头一个打来电话,语气中满是诚挚与谄媚,「老领导啊,以后还要多帮助,多提携我啊。」

另一个是合肥的曹。我们素来不睦,工作中冲突累累。我很好奇,如今位势改动, 他会怎样放低身段,或者干脆会不会放身段。一直到下午四点,合肥方面都没消息。正当我要佩服曹的气魄时,电话铃响了。原来是他手下的美女主任,绰号「小妖精」。一番肉麻的吹捧之后是一番恳切的道歉,「曹经理还在会上,实在没时间亲自打电话……」

我挂了电话,放声笑出来。一时间,公司人际关系的路数,仿佛已被我看透。三个月后,我辞职入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似乎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

领导越级向隔代下属直接征询看法,尤其是关于人事,打破了信息上传下达的正规渠道,在传统组织中不太常见,必须妥善地放置在「全面评估」「文化建设」等框架下,突出其特殊性、暂时性,才能减少对工作流程的冲击,否则谣言耳语腹诽吐槽满天飞, 弊多利少。

具体说说你的案例。上上级来电可能有几种目的,一是掌握员工对变动的接受状况, 二是探查一下是否有逆流涌动、离心力增强, 三是与私交甚笃的个人扯闲篇。

如果是情况一,你应该说「坚决支持公司的重大正确决定,切实执行……」如果是情况二,你应该说「据我私下了解,某某对此很不满意,正在积极串联某某等……」,或者干脆亮明身份,「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们迫害忠良了!」,如果是情况三,你应该说「今天天气哈哈哈。」

有没有可能,领导考虑让你做经理, 而来考察你?绝对没有。真有这种打算,这通电话会发生在上级离职公布之前,而不是之后。

一切管理定律遇上互联网,统统都不成立。要是你在互联网企业工作,当我没说。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XU Yili-圆.jpg文/ 徐亦立

徐亦立,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苏州,九十年代移居到上海,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进修心理学课程。他曾任职于多家知名跨国公司,包括敦豪、飞利浦、英特尔和高露洁等。他的兴趣包括旅行、摄影、读书和写作,以及间断的管理咨询。他的联系电邮为:xu.yili@foxmail.com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