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加班的各种姿势

发布时间:2019-07-10 15:27  来源:《HR Value》No.51  阅读:402 次  返回

加班的各种姿势

文/ 风里

最近有个热词“996”,百度百科这样解释:

“996 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9 点上班, 晚上9 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 小时(或不到),总计10 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 天的工作制度,是一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工作制度。

2019 年3 月27 日,一个名为“996ICU” 的项目在GitHub 上传开。程序员们揭露“996ICU”互联网公司,抵制互联网公司的996 工作制度。

2019 年4 月11 日,人民日报针对“996 工作制”发表评论员文章《强制加班不应成为企业文化》;2019 年4 月12 日,阿里巴巴通过其官方微信号上分享了马云有关“996” 的一些观点,当天下午马云再度回应称“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

996 违反劳动法,所以企业不能用制度规定无偿加班,于是就有一些企业主用文化倡导加班。无论如何,加班都是一种不能不说说的社会现象。对加班,我们不可一概而论,加班有这么几种姿势。

互不信任的装勤奋、表忠心的文化。多年前,当我还是有组织的人的时候,我在一家公司上班。我和两位同事从北京出差回到上海,当时下飞机的时间是五点左右。以当时的交通,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下班时间,此次北京之行功德圆满,颇有斩获,我们已是疲惫不堪,是回家休息犒劳自己、庆祝胜利,还是回到办公室继续体现我们的敬业呢?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地回到了办公室。说穿了,我们是做给领导和同事们看的。

后来,我在另一家公司工作的时候,有一个阶段灵感大发,工作效率奇高,大有贴地飞行的感觉,所以那段时间我天天准时下班。终于,我的上级坐不住了。他说:“你高效, 我理解。但是你要示范给你的团队看。他们需要加班,你下班了,他们情何以堪?你呆在办公室,上上网,娱娱乐,也好啊。”于是, 我决定不准时下班了,以身作则。

某管理学大师说过,装模作样地加班, 体现的是一种不信任的文化。互不信任,是996 文化的基石。

个人没有安全感的表达。能力差的员工,如果态度也差,那就没活路了。所以, 能力差的员工,要想获得安全感,就必须态度好。加班最能体现态度好。而我遇到过一些明星员工,他们心里清楚,他们的上级拿他们当宝贝,安全感足足的,所以, 按时下班。我认为,按时下班的自信心是能力和努力换来的。

个人没有安全感,跟996 无关。

机构臃肿的表征。除了个别员工能力差, 公司存在鸡肋部门和冗员也会造成假勤奋: 一天可以做完的事儿,要拖两天,1 小时可以做完的事儿,要拖12 小时。否则,就暴露了岗位多余这个事实。开会多是加班的另一个原因,开会多也是冗员的一个指标。德鲁克多次谈到过,开会太多是公司效率低下的表征。他说:“(如何开好)会――首先―― 不要开会,开好会是成为有效管理者的第一步。”("Meetings – First – Don't Have Them" and "Meetings – where you begin to be a more effective manager".)

机构臃肿,跟996 无关。

以勤补拙的个人策略。有些情况下,员工其实心里清楚自己不胜任某项工作,但是不愿意承认,于是偷偷下功夫恶补。我自己就是个例子,最近,我有两个任务,一个是谈话节目,一个是主持一个工作坊,这两项工作都需要用英语完成。为此,我一连20 天恶补英语,每天起床前和入睡前都听英语, 把要说的内容反复用英语说。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说我。记得1999 年来上海的时候,我拿着个心理学博士学位和三年中、英文报纸的工作经历,加入一家美国公司,当时主要业务是市场研究,心理学与营销学还是有一臂之隔的,于是我恶补营销学。那一段时间,每天晚上11 点离开办公室。

我是想用勤掩盖自己的拙,所以,我希望是偷偷用功,不想被人看到我在加班。

以勤补拙的个人策略,与996 无关。

追求卓越的个人策略。我举个杰克? 韦尔奇的例子,他刚刚加入GE 的时候,为了给上级留下深刻印象,经常是额外付出很多精力,老板要一,他给三。他在自传里面这样写道:

What I was trying to do was “get out of the pile”. If I had just answered hi s ques t ions, i t would have been tough to get noticed. (我当时努力做到“脱颖而出”。如果我只是回答他的问题, 我很难给他留下印象。)

韦尔奇一直就是这么拼,典型的A 型人格(一种干活儿非常猛、时间紧迫感非常强、争强好胜的性格,小白注意:跟A 型血无关)。功成名就之后,在一次人力资源管理大会上,有记者问韦尔奇如何看待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说: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work-life balance, there are work-life choices, and you make them, and they have consequences. (工作与生活之间,没有平衡,有的只是选择。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结果。)

韦尔奇显然在工作与生活之间,选择了工作,结果就是他在任期间,GE的业绩斐然。但是有人把现在的GE 不景气归咎于韦尔奇当年的急功近利,你有你的道理,我不同意。

我曾经面试一家跨国公司,后来被录用了。面试官是个美国人,从大洋彼岸打电话问了我135 个问题,分两个时间段完成。我记住了一个问题:你一周工作多少个小时? 按我当时的习惯,那时我还没有在市场经济中打过工,我一周工作60 个小时以上。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也是这家公司需要的具有追求卓越品质的人。

追求卓越的个人策略,跟996 无关。

间歇式加班。以我现在独立顾问(俗称自由职业者)的工作状态,“农忙”的时候忙得要死,“农闲”的时候百无聊赖。我的节奏不是我做主,而是跟着客户的节奏走。加班,意味着有钱赚;空闲,意味着有生活。总之,心态好很重要。如果加班意味着累成狗(顺便说一句,狗才不加班呢), 空闲意味着没钱赚,那是怨妇心态。美国一家著名的咨询公司面试我的时候,问我喜欢朝九晚五还是一直负责(continuingresponsibilities),我答:后者。我喜欢节奏感,不喜欢在办公室耗着。

间歇式加班,跟996 无关。

精神寄托式加班。设想一下,对于一个没有家庭、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高成就人士(俗称high-achievers)来说,他的办公室就是他的精神家园。你赶他走他也不走, 因为他“那颗叮叮当当的心啊总是无处安放”。如果我是资本家,我也愿意用这样的人。可惜,这样的人不是大多数。而且,加班也不利于心理健康和幸福。

精神寄托,跟996 无关。

加班的各种姿势,我可能没有说全,请各位补充。

作者简介
风里,“领导力语法”创始人,独立培训师、测评师、高管教练,香港大学心理学博士,《五大品质:卓越领导力心理基因解码》作者,佑肯人力资源董事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